首頁
1
焦點情報
2
每日快訊
3
【TCSC新聞網】共用租衣做不了快時尚的救命稻草 4

來源: 零售老闆內參 孫園 2019-09-02 09:31 

核心導讀: 

1.快時尚為何紛紛上線租衣業務? 

2.共用租衣在中國現在情況如何? 

3.租衣業務在中美間差距有多大? 

在如何讓人以最小的金錢和時間付出,得到最好的穿搭體驗的問題上,共用經濟總是表現的不遺餘力。2015年起,隨著共用經濟風口興起的,通過繳納一定的會員費用,獲得在多達數百萬商品庫中,任意租借試穿或折扣購買權利的“共用租衣”服務,正是其中最受追捧的形式。 從美國的共用租衣鼻祖“Rent The Runway”到國內“衣二三”、“女神派”等平臺,共用租衣在早期的發展路徑中,多以平臺形式出現,通過購買、自建品牌,或與品牌商的合作形式獲取服裝來源。 然而現如今,越來越多的服裝品牌商,開始探索自己的租衣業務。 快時尚進軍租衣,拯救業績 有著“Rent The Runway”這個估值超10億美元的獨角獸在前,共用租衣業務在歐美市場的服裝零售商之間也變得越來越流行,甚至成為他們拯救業務下滑的一根救命稻草。 據媒體報導,美國最大的服飾品牌之一GAP旗下品牌Banana Republic,將從9月開始試水一項名為“Style Passport”的線上訂閱業務,其中包含女裝租用服務。 據瞭解,消費者可以以85美元/(約合人民幣608)的價格租到三件Banana Republic的服裝,並享受免費的送貨、換貨和洗衣服務。 這項業務也支持消費者在試穿後留購服裝。Banana RepublicGAP旗下偏向中高端的服裝品牌,單件零售價大約在100美元上下。 據悉,近年來Banana Republic的業績遭遇持續下滑,根據GAP集團發佈的Q2財報數據,Banana Republic銷售額下滑3%6.16億美元,占總收入的15.4% 2016年,Banana Republic宣佈關閉了英國地區的所有線下門店,僅保留品牌官網。Banana Republic首席執行官兼總裁Mark Breitbard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希望該業務刺激業績增長並幫助品牌與年輕消費者建立更好的情感聯結。 無獨有偶,美國快時尚品牌Urban Outfitters也宣佈於8月推出名為“Nuuly”的女裝包月租借業務,註冊會員以月為單位繳納88 美元的會員費,可從其旗下Free PeopleAnthropologies,以及超過100家協力廠商品牌中,一次性租借總價值不超過800美元的六件衣物。 項目負責人David Hayne預計“Nuuly”這項業務將吸引50000名訂閱者,並且創造超過5000萬美元的年收入。 與Banana Republic的境地相同,Urban Outfitters也遭遇了業績下滑的壓力:二季度整體同店銷售下滑3%,零售收入同比減少2.6%8.787億美元,批發收入更是下跌了7.5%8,363.6萬美元;淨銷售總計9.623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收縮3%,淨利潤則按年銳減35%6,032萬美元。 截至731日,該集團擁有價值4.4億美元的庫存,較去年同期的3.757億美元大增17.2%。 此外,瑞典快時尚品牌H&M日前宣佈,將在2019年秋末,在位於斯德哥爾摩的賽格爾廣場旗艦店開設租賃店,其中包含一個縫紉工作室,H&M會員可以在此租賃服裝、縫補或定制服裝。 

同樣提供服裝租賃業務的零售商還包括Ann TaylorExpress Inc.New York and Co. In等等。 為什麼中國的共用租衣一片蕭瑟? 與國外的熱火朝天恰恰相反,線上租衣業務在國內可謂是一片蕭條。 行業第一梯隊的衣二三、女神派,相繼於20189月和10月完成D輪融資和B輪融資後,這一賽道最後的資本動作停留在半年前。由2017年成立的共用租衣平臺“衣庫”獲得來自拉夫爾創投、未披露金額的A輪融資。 即便擠進了第一梯隊,日子也並不好過。 曾經被劃歸排頭、獲得包括君聯投資、拉夏貝爾等總計超1.27億元融資的共用租衣平臺“多啦衣夢”,也在20179月被曝出APP宕機不再提供服務,拖欠供應商貨款、會員費用及押金等。 儘管創始人對媒體表示內容失實,不存在押金問題,涉及融資事宜不方便回應。但根據36氪報導,工商資訊顯示多啦衣夢平臺轉型為女裝訂閱式電商“遞衣”。 經查詢,“遞衣”微信公眾號及小程式已停止服務,最後一條推送截至2018523日。 另一頭部選手“美麗租”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儘管微信和小程式還在持續更新,但微信線上商城顯示店鋪已暫停服務。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